• 17782693290
  • E-mail:sales1@adkosun.com


联系我们

  • 电话:029-89565356
  • 手机:17782693290
  • 邮箱:sales1@adkosun.com
  • Q Q:2668257533
  • 地址:中国西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泾渭工业园东西三号路南
  • 网址:http://www.xiankosun.com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0

美国能源独立或抑制世界市场油价波动

发布日期:2014-01-15  浏览次数:       作者:www.xiankosun.com 文章来源:www.xiankosun.com

        美国正在转变其在全球能源市场中的角色。它已经是一个重要的煤炭出口国,到2016年还将成为液化天然气出口国。由于其国内市场大量需求汽油,美国仍将大量进口原油,然而,美国“能源独立”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

  只要美国能保持其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快速增长,它就会继续融入世界能源市场,并日益成为影响世界商品油和天然气交易价格的决定性因素。但是,这种影响力并不同于石油和天然气的定价机制。虽然国家政策也会发挥一定的作用,但无论是石油还是天然气,其价格机制都主要由市场决定,即供给与需求决定价格。

  石油价格由世界市场决定,而不只是取决于美国市场的供给和需求。大部分的美国石油生产商和消费者会受到世界油价的影响,并将继续受到国际市场大幅价格波动的影响,例如,中东主要产油国供应量缩减也会波及美国。虽然如此,作为来自非石油输出国组织的一个日益重要的石油供应商,美国将对世界油价发挥越来越大的影响力,并切实帮助支持石油基准价格并决定油价的上限。

  美国国内各地原油生产的成本有很大差别,但总体来说,美国是一个高成本的原油生产地区。世界油价在每桶100美元至115美元的范围内徘徊,这使得美国在某些高成本地区钻探和开采非常规油气成为可能。其结果是,美国石油产量增加,进口量减少,进而压低世界油价,或者至少阻止了世界油价进一步上涨。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如果世界油价跌至美国石油生产成本价格之下,比如每桶60至70美元以下,一些生产商就会缩减产量,关闭油井,并放慢开发速度;这反过来将促进美国的石油进口量的提高,进而提升世界油价。

  美国石油行业能否对油价的变化作出灵活和快速的反应至关重要。当然,美国一直是世界油价的一个重要决定因素,快速地增加或减少石油供应增量的巨大新潜力将有助于美国设定石油基准价格以及决定世界油价上限。

  天然气的国际价格与石油有所不同,其价格在不同地区有很大差别,这主要由于很大程度上依赖海洋运输的天然气的成本要高于石油运输。美国页岩气产量增长非常迅速,导致美国天然气价格走低。2012年价格跌至2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左右。虽然自此以后,美国天然气现货价格已涨至超过4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却仍然大幅低于欧洲的9美元-10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和亚洲的15美元-18美元/百万英热单位的价格。

  这些地区差异主要反映了运输成本的差异,同时也反映了除了小批量的出口外,美国目前还没有把液化天然气出口至北美以外的国家。这一情况将于2016年美国第一个液化天然气出口项目启动时发生改变。届时,美国政府很有可能将批准大批液化天然气出口项目,对此,私人投资者拭目以待。这些出口将为世界市场提供新的天然气供应源,并在一定程度上压低世界特别是亚洲市场的天然气价格。不过,人们不应该对亚洲气价的大幅下跌抱有期望,因为美国的出口量将受到限制,出口商也将尽可能地寻求最高出口价格。

  美国页岩气的开发已经抑制了国际天然气的价格。就在不到十年前,天然气开发商还曾预期美国会成为主要的液化天然气进口国。例如,卡塔尔的一些天然气项目当初就是为了满足美国对于天然气进口的需求而建。当美国停止进口天然气后,卡塔尔便只能转向其他市场,尤其是欧洲市场。这便给天然气价格施加了下行压力。

  美国将继续对国际气价发挥影响,不过是通过一个不同的机制来进行,即通过实际和潜在的液化天然气出口来施加影响。当初,开发商预期美国将进口液化天然气,他们便在美国建设了再气化(regasification)设施以便把进口的液化天然气再转化为天然气。然而,由于现在美国不再需要进口液化天然气,这些再气化设施的利用率一直很低。现在有一些人提议,在这些再气化厂附近修建液化设施,然后将生产的液化天然气向海外出口。另外还提议在其他地区新建液化天然气出口项目。到目前为止,美国能源部只批准了一个液化天然气出口项目,即Chenière'sSabinePass项目,另外有17个项目正在审批中。美国能源部的批准也并不一定意味着这些项目会实际展开;投资商可能会认为这些项目在商业上是不可行的,特别是考虑到此前再气化设施利用率低下的教训。

  美国的这一举措会对世界天然气价格产生三方面的影响。首先,已批准的项目将为市场提供额外供应;这将给天然气价格带来下行压力。这给未来潜在的出口带来心理影响,即增加了购买商在天然气市场谈判时的心理优势。

  第二个影响有关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合同新的定价机制。大部分国际市场交易的天然气的定价都与原油或石油产品挂钩。于是,不难发现,天然气与石油在某些使用领域展开了直接竞争,大型天然气公共事业公司则将天然气成本转嫁到最终消费者身上。然而,美国的定价机制不同,天然气价格是由不同气源的竞争决定,并没有与石油产品直接挂钩。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美国的液化天然气出口价更易被美国天然气交易中心亨利中心(HenryHub)的天然气价格影响。这不仅仅是天然气定价机制的一个新方法,也反映了天然气供应商之间激烈的竞争。

  第三个可能影响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的因素在于那些未被充分利用的美国天然气液化能力。如果液化能力未被充分利用,即在长期合同下,液化装置实际建造数量多于其承诺的数量,那么,当天然气价格高于其生产、液化,运输以及再气化的成本之和时,一些美国天然气生产商及贸易商就会利用其过剩的液化能力,把天然气出口至世界市场。通过这种方法,美国页岩气产出将影响天然气在不同地区市场中的价格。

  要想知道这对中国意味着什么,可以参考一下欧洲。随着美国页岩气产量的增长,原本计划供应给美国的天然气转向了欧洲市场,而在欧洲市场,供应商已经与持有长期合同的老牌天然气供应商,特别是俄罗斯,展开了直接竞争。其结果已经致使欧洲天然气价格走低,导致以石油为基础的定价机制开始转变。我们和我们在牛津能源研究所的同事预计,当美国出口商在亚洲站稳脚跟后,亚洲市场也会发生相似的过程。这将给像中国这样的天然气进口国增加其与其他出口商(包括俄罗斯与澳大利亚)谈判的筹码。

  对中国国内政策可能的影响

  这一转变对于中国的影响是多方面的,但最显著的一个也许是:国家将不得不通过同时调整供求政策来尽量减少国家对石油和天然气进口的依赖。

  例如,在供应政策方面,中国政府已经开始鼓励国内页岩气开采。但是,这很可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美国对于其自身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的研究时间一直以来大大超过中国,并对自身的开采潜能有着更清楚的认识。此外,尽管中国有着巨大的页岩气储量,但大部分的页岩气资源所处的地区并没有足够的水资源来支撑开采。基础设施建设(如管道建设)还很不足,这就会延缓资源的开发,同时增加环境成本。我们还预计,如果有证据显示页岩气开采会造成健康或安全方面的问题,当地民众也会发出强烈的反对声音;这意味着,中国政府需要告知并赢得当地居民的支持,不要向他们隐瞒实际情况。最后,目前中国还缺乏相应的机构、大量灵活小巧的钻井工具,以及拥有设备、技术和熟练劳动力的服务公司。而这一切正是美国页岩气开发成功的保证。我们认为,中国会最终开采这些资源并克服以上这些挑战,但这需要时间、社会的支持,大笔投资和行业改革。

  在需求政策方面,中国最主要的挑战也许是,如何在抑制国内快速增长的能源需求的同时,保证经济增长以及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而美国不存在这样的问题。迄今为止,中国仍然是高能耗、高碳型经济。“十二五”规划已认识到中国需要减少能耗和碳排放。尽管如此,预期的能源需求增长率仍然很高,尤其是对进口石油和天然气的需求。一个非常重要和艰巨的改革是:如何确保所有能源资源的价格能真实反映这些资源的全部经济成本,包括“负外部性”(negativeexternalities)成本:如脱硫、脱汞、脱二氧化碳以及其他污染物而产生的成本。通过基于真实成本的能源定价机制,中国经济才能更好地由提供能源密集型产品转为提供附加值更高的服务。这种再平衡意味着减少对碳氢化合物的依赖,并改变能源结构,从煤炭向天然气转移。

  当然,中国的国内和国际政策也会以多种方式影响世界。中国和美国一样,希望减少对进口化石燃料的依赖,这两个国家像几乎所有其他国家一样,都希望世界能源市场保持稳定,环境和气候可持续发展,世界经济繁荣发展,与邻国和平相处。简而言之,虽然有些国家希望能独立发展,但是,各国之间都相互依存。因此,国家的政策必须找到一个平衡点,既要鼓励各国自力更生,也要营造一个稳定的环境,促进世界经济和能源市场在有利环保的条件下协调发展。